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欣赏

画家笔下的《父亲》 (父亲节感恩父爱)

时间:2016-06-19    新闻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    责任编辑:
    父爱如山,深邃内敛,在子女心中永远屹立不倒。
    父爱无言,是无声的守候,只要我们需要,他永远都在。
    随着岁月流逝,我们逐渐长大离家,父亲鬓角悄然变白,额头皱纹爬满,依旧挂念着在外的我们;我们逐渐长大,发现父亲变得严肃,开始与他保持距离,但依旧能感受到他的爱。
罗中立 油画《父亲》 1980年
    20世纪80年代初,罗中立以一幅《父亲》震惊中国画坛,该作品以纪念碑式的宏伟构图,饱含深情地刻画出中国农民的典型形象,深深地打动了无数中国人的心。罗中立也由此被誉为20世纪80年代中国画坛的一面旗帜,该作品是“从艺术的天国向现实的复归”,是“中国社会和历史文化的一面镜子”。
    《父亲》中的这位纯朴的农人也许是作者对父亲及终年耕作土地的默默感恩。画家用浓厚的油彩,精微而细腻的笔触,塑造了一幅感情真挚、纯朴憨厚的父亲画面,即使没有斑斓夺目的华丽色彩,也没有激越荡漾的宏大场景,但作者依然刻画得严谨朴实,细而不腻,丰满润泽。背景运用土地原色呈现出的金黄,来加强画面的空间感,体现了《父亲》外在质朴美和内在的高尚美。颂歌般的画面色彩十分庄重,生动感人,是对生活中劳动者的崇敬和赞誉。
陈逸飞
    深深的高原文化情结,给予陈逸飞持之以恒的创作动力,《父与子》在这一系列作品中最具特点,采用近距离镜头方式,满幅仅画父亲与儿子的半身,构图显得格外饱满。
    饱含激情的大笔触和大色块,刻画出饱经沧桑的藏族父子纯真与善良,刻意凸显藏民的质朴、野性、粗犷、原始、空灵、神秘。一方面强烈地表现出了藏民的人性化的情感,同时也描绘了他们世界的粗犷纯朴的真实。
李自健
    1986年 ,李自健为八旬高龄的父亲绘制的这幅普通的写实油画头像习作。凝聚了他对一生饱经创伤 、委曲求全的老父亲那种发自内心的深刻理解与同情 。
    他用细腻的笔法,平实的语言,刻画出一位中国老人坚忍正直、淳朴善良的鲜明个性和民族共性。
  王胜利
    1996年,著名油画家王胜利画了一位老农。画家似乎从老农安贫祥和的明亮表情中,感悟到了一种朴素的富贵气质。
    而那位老农背后的壶口瀑布的跌落声,又仿佛回荡着挥之不去的信天游,于是他给这幅画命名——《黄河谣》。
艾轩
艾轩
    从大诗人艾青的《我爱这土地》中,人们不难感受到艾青哪火一般的激情。然而,这位在中国诗坛占有重要地位的大诗人,却给他的儿子、承继了父亲艺术才华的著名油画家艾轩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伤痛。
    在艾轩眼中,艾青是个冷血老爸,父亲把儿子当做感情失败经历的一座“标志性建筑”,而儿子干脆称自己是父亲避孕失败的意外产物,父子之间没有温馨的亲情,只有终身难以释怀的经历。
牟里罗《圣家族》
张晓刚《我的父亲》父亲永远都是我们的偶像。
张晓刚《父与子》
张晓刚《父与子》
罗中立 《渡河赶场》父亲的肩膀,
是安全的港湾,是永远的依靠。
林则军《守望幸福系列·城市新移民》汗水,
是记忆中父亲的味道。
张洪赞《父子》
单国栋《节日之一》
陈树中《野草滩温润的土地》
王少伦 《父子》
塞尚《父亲》
刘小东 《脆弱小绳》
忻东旺《父子》
荷风采语 《老父亲》
                                                                                                                                            (方圆法治网  责任编辑:刘跃)


    [ 相关新闻 ]

    方圆论坛

    更多>>

    职务犯罪检察预防工作内容需厘清

    职务犯罪预防的根本目标是遏制、减少乃至最终消灭职务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