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论坛

好制度咋成了捞钱“好路子”

时间:2013-08-26    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范跃红仇健林珑    责任编辑:


 

郭山泽/漫画

“药房托管”,即将药房托给有能力的医药企业经营管理,减少中间环节,变“以药养医”为“以药补医”。这种有利于降低药价、让惠于民的制度,近年来广受推崇。

然而,在利益驱使下,这一制度仍被一些不法分子钻了空子。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在“药房托管”必经的购销环节,收受药商好处费,为其大肆“开绿灯”、“搞特殊”,严重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近日,浙江省玉环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副局长夏继春、玉环县卫生局原纪委书记杨生平因涉嫌受贿罪,被玉环县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此前,玉环县卫生局原副局长谢德顺也因涉嫌受贿罪被起诉。

评分标准量身定做

1998年,34岁的杨生平走马上任玉环县卫生局纪委书记。夏继春更早,26岁时就当上县卫生局副局长,后来调到县药监局担任副局长。就是这样两个年轻有为的干部,却在金钱的诱惑下,逐渐偏离了人生轨道。

药价虚高不下,如何缓解老百姓的就医难,玉环县卫生局一直在思量对策。2007年,“药房托管”进入大家的视线。

为落实好“药房托管”,玉环县成立了以卫生局为主、药监局等部门参与的“药房托管”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将试点放在坎门镇的红十字医院。

为了让竞争更加公平,“药房托管”采用招标形式决定“花落谁家”。杨生平作为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负责招标的文书制作及具体实施。

玉环医药公司老总王诗鹏(另案处理)听到风声后立马意识到,这是一次难得的发财机会。于是,在夏继春的介绍下,王诗鹏结识了杨生平。

为让玉环医药公司平稳中标,3人经合谋,将玉环医药公司所特有的资质和条件纳入评分标准,使该公司最终毫无悬念地以最高分中标。王诗鹏事后分别送给两人5万元钱。

试行不到两年,“药房托管”效果明显,药价下降不少,玉环县卫生局决定扩大范围,对玉环县第二人民医院也进行“药房托管”。

尝到甜头的王诗鹏又提前打探到第二人民医院起草的招标评分标准,发现一些条款对自己公司十分不利。于是,他再次找到杨生平和夏继春,希望修改评分标准。在两人的“帮助”下,王诗鹏再次中标。为了表示感谢,他分别送给两人10万元。

用钱搞定实权领导

2009年,为了规范药品采购,玉环县卫生局准备在全县公立乡镇医院进行药品统一采购配送,并指定由一家药商配送。王诗鹏再次找到杨生平,后又拉拢了该县卫生局副局长、分管农村卫生工作的谢德顺。

在两人的帮助下,玉环医药公司顺利地被指定为乡镇卫生院药品统一采购配送唯一供应商,从而垄断了乡镇公办医院的药品市场。为表示感谢,王诗鹏分别送给两人10万元。

2009年底,玉环县实行基本药物零差价政策。又是在杨生平和谢德顺的帮助下,玉环医药公司成为基本药物零差价唯一配送商。按照老规矩,王诗鹏给每人送了10万元。

招标前全盘“剧透”

2010年下半年,玉环县卫生局打算对全县村级医疗机构实行一体化管理,统一目录定点配送,并进行招投标。王诗鹏得到消息后,雄心勃勃,打算拿下玉环农村的药品市场。

杨生平告诉他,只确定玉环医药公司一家承接业务是不可能的,但可以帮忙减少中标商的数量。同时,杨生平还透露,卫生局要对村级医疗机构所供应的药品进行统计,形成药品目录,然后根据参加投标公司在其中所占的比率高低来打分,比率高者得高分中标。

得此信息后,王诗鹏立马在投标前采购了一批药物,投放到一些村级卫生院。同时,他还向基本药品目录的制作小组成员打招呼,尽量把玉环医药公司所供应的药品纳入药品目录。

而在卫生局的班子成员会上,杨生平提议,只选择两家公司入围。有人提出,两家太少了,最后,会议决定中标供应商为4家。在杨生平和谢德顺的帮助下,玉环医药公司顺利进入四强。为表示感谢,王诗鹏依惯例分别给两人送了10万元。

就在王诗鹏的生意越做越大、几乎垄断了玉环县药品市场时,他们的种种暗箱操作被群众举报,检察机关及时进行了立案查处。

好制度还需完善升级

记者了解到,今年上半年,包括玉环县检察院立案侦查的这几起医药购销环节的受贿案在内,台州市两级检察机关已在该市医疗卫生系统立查贿赂犯罪案件20件22人,大多发生在医药购销环节。

“药品购销环节的招投标是贿赂犯罪的高危风险点,这也是玉环医药贿赂案件中暴露出的主要问题。同时,这几起贿赂案也说明,‘药房托管’并非一劳永逸的‘良药’,再好的制度也需要不断完善和升级,防止不法分子钻空子。”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

其实,早在2007年,浙江省卫生厅就制定了《浙江省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不良记录实施办法》,在全省建立以省卫生厅管理为主、各市卫生局协助管理的浙江省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不良记录查询系统,在医药购销活动中实行不良记录查询制度。

该办法规定,各级医疗卫生单位在医药购销活动中,与企业签订购销合同(合同应当附有购销双方的廉政承诺条款)前,当查询该企业是否存在不良记录,对查询结果的使用按照“对被列入‘行贿黑名单’数据库的企业,2年内(以被确认录入不良记录查询系统之日起)不得购买其商品”的规定执行。

今年7月,浙江省卫生厅又联合浙江省检察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共同做好医药购销领域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加强和规范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不良记录查询工作,有效发挥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在治理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中的作用,从源头上遏制和预防职务犯罪的发生。
 

(方圆法治网 责任编辑:张繁)



    [ 相关新闻 ]

    方圆论坛

    更多>>

    职务犯罪检察预防工作内容需厘清

    职务犯罪预防的根本目标是遏制、减少乃至最终消灭职务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