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关注

10岁男童体无完肤惨死家中 事前曾遭生母体罚

时间:2014-10-21    新闻来源:南都网    作者:    责任编辑:

小彪家的楼上,晾晒着一些小孩的衣服

小彪的家门上,贴着警方的封条

小彪的奶奶称,小彪曾被绑在窗户的钢条上被体罚

10月18日下午,达州市大竹县白坝乡10岁男童小彪惨死家中,目击者称其体无完肤。其生母曾向警方表示,此前一天的10月17日下午,曾对小彪进行体罚。四川新闻网记者今日前往事发地采访时,从警方处得知,目前案件正在调查之中。

10岁男童惨死家中,死前曾遭生母体罚

今日,四川新闻网记者在大竹县白坝乡明月村的一个农家小院里看到,一栋两层小楼房的门上,贴着一个公安机关的封条,楼内空无一人。18日下午,10岁的小彪被发现惨死在这栋楼内;而这栋楼,也正是小彪自己的家。

在楼前的院坝里,小彪的奶奶莫清秀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她和老伴住在旁边一栋破旧的平房,并没有和儿孙住在一起。10月18日下午2点钟左右,莫清秀正在家中照顾生病的老伴,她的大孙子小川突然哭着跑过来告诉她,“奶奶,彪儿死了!”突如其来的噩耗,让老两口悲恸不已。

由于过于悲痛,老两口并没有立即去看孙子的遗体。莫清秀回忆说,18日下午4点多的时候,警方赶到了现场;随后不久,小彪的父母和哥哥小川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小彪的遗体也被带走进行检验。

事发后,大竹县白坝乡明月村计生专干杨某曾与民警一起进入到现场。据他介绍,进入小彪家的卧室后,看见小彪被平放在床上,盖着一床棉被,床边摆放了一具小型木棺。小彪的父母、哥哥以及来送棺材的木匠此时都站在床边。

当民警揭开被子,脱下孩子的衣服,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孩子从胸部以下至双脚背部位的身体全部呈红色,身体上没有完整的皮肤。就像是被拔毛后的鸭子。”杨某说,小彪的母亲当场向民警解释,17日下午4点多钟,她将儿子找回后曾实施体罚。

小彪是否因体罚致死,据当地警方介绍,目前案件正在调查之中。

9岁辍学,家人多次将其从派出所领回

“他和他的哥哥,是他妈妈和原来的男人生的,后来和我儿子结婚时带过来的。”莫清秀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小彪的母亲郭秀琴和自己的儿子是在打工时认识的,婚后又生了两个孩子,“彪儿过来的时候才1岁半左右,我带到5岁。后来,就是他妈妈自己在带了。”

“大概在8岁的时候,便听人说,这孩子在外面小偷小摸,还经常上网。”莫清秀说,小彪还经常不回家,更是有过两三个月不回家的情况,每次都被家人从网吧找回。虽然只有10岁,但家人到派出所领他回家,却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前不久,莫清秀还听说,小彪曾因为偷窃一所中学学生的东西,被人埋在沙坑里,仅露出头部,险些被活埋。当地村民陈某表示,也曾听说过此事。

莫清秀说,去年下半年,小彪曾被送到观音镇中心小学读三年级,但只读了两个多月,就时常跷课去上网。有时为了避免被家人发现,还独自乘车去10多公里外的周家镇上网。家人不得不将他接回家来,9岁的小彪就此辍学。

莫清秀还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小彪的哥哥小川今年14岁,也不“听话”,早在一年多以前便已经辍学。两年多以前,小川曾在镇上偷了一辆摩托车,自己骑到周家镇,以100元的价格卖出。后来,小川被警方抓获,送到工读学校矫正了一年多时间。

“这样不听话,早晚要吃亏。”莫清秀表示,每次小彪被找回家或者从派出所领回来,自己都会如此教育孙子。

母亲管教严格曾用绳绕脖子将儿子绑窗上

“他妈妈下手太重了,我们老两口看不下去,劝一下,就连我们一起骂。”莫清秀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由于小彪不“听话”,郭秀琴经常打他,左右开弓打耳光,棍棒打,脚穿皮鞋踢打,“反正抓到啥子就是啥子,手边有什么,就拿什么打。每次从外面找回来,都免不了一顿毒打。”

最严重的一次,莫清秀称,小彪曾被妈妈用绳子在脖子上绑了三圈,套在窗子的铁栏杆上进行体罚。莫清秀和老伴都不敢上去劝,只得央求邻居张大爷帮忙。张大爷找来其他邻居将郭秀琴拉住,才将小彪解了下来。

10月16日下午,小彪被郭秀琴在一家网吧内找到,强行带回家。莫清秀记得,小彪在到院子里时,腿已经一瘸一拐的了。自己只能偷偷张望一眼,也不敢多说。10月18日下午2点,得知小彪的死讯,莫清秀惊吓之下,不停追问小川其死因,但小川只是低着头,什么都不肯说。

采访中,附近多位村民均表示,都曾听说过小彪平时小偷小摸的行为,也曾目睹或耳闻其母亲教育小彪的方式。从观音镇前往小彪家的必经之路路边的一位大妈称,经常看到郭秀琴找到小彪后带回家,路上还不停地打骂,“一路上把手牵得紧紧的,生怕小彪趁机跑掉。”

老师称“挺聪明”,提倡“说服教育”

在大竹县观音镇中心小学,四川新闻网记者见到了小彪曾经的语文老师首老师。虽然仅仅只教了小彪两个月,但首老师对小彪依然记忆深刻,并对小彪死亡一事感到很惋惜,“挺聪明的,平日里也比较听老师的话,参加老师安排的劳动很积极。”

据首老师回忆,小彪之前在白坝乡的一所村小读书,去年9月份才到她的班里读书,上的三年级。刚开始的一个月,小彪天天都来学校上学,但是作业完成不好,字也写的不好。一个月后,小彪便开始三天两头地逃课,首老师便给小彪的母亲打电话;第二天,小彪的母亲会送他到学校上课,但过不了两天,又不见了人影。

两个月后,小彪连续一周没有到学校上课,首老师给他的母亲打电话询问情况,“她说,在一个网吧内找到了小彪,但是在回家的途中,一下摩托就又跑掉了。”从此,小彪再也没有出现在课堂上。后来,首老师偶尔会从其他同学的口中得知一些小彪的消息,但多是听说他在外面小偷小摸的事情。

首老师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有一次上课,看到小彪的手臂上缠着一大圈纱带,以为小彪自己不小心摔伤。谁料,小彪坦承,自己手臂上的伤是被家长打的,这让首老师惊诧不已。对于小彪突然死亡一事,首老师表示有所耳闻,并表示很是惋惜,“家庭教育,个人提倡采取说服教育好。”(文中未成年当事人及其母亲为化名)(据四川新闻网)

(方圆法治网  责任编辑:李礼)



    [ 相关新闻 ]

    方圆论坛

    更多>>

    职务犯罪检察预防工作内容需厘清

    职务犯罪预防的根本目标是遏制、减少乃至最终消灭职务犯罪,